me叫阿边

徒然坠入枕边繁星

© me叫阿边 | Powered by LOFTER

红宝石与蓝蔷薇

*今日摸鱼,含异能人格化,大型太宰吃醋现场,标题瞎取


食指勾着一只马克杯,刚刚穿过客厅来到卧室门口的太宰治眼睛已经完全适应了黑暗,他的瞳孔收缩了一下,随即停下脚步,倚在门边,只是活泛了一瞬的表情回归淡漠,映照着窗外零星灯火的光。

以黑色楼房与霓虹天空的模糊交界线为背景,床上两个体格相近的身影交叠在一起。

“有何贵干?”太宰治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只是微微倾斜了脑袋,一缕发丝从额前滑落到眼睛前边,让内心活动向着未知又前进了几分。

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按下了门边的开关,好让不速之客的身形显露出来,虽然不开灯也看得见,但这纯粹是出于“为了不让客人觉得寒酸姑且把灯打开虽然完全不想招待这样的客人”的...

今天看到一条空间突然心惊,想问问你们之前那个花魁pa有没有把中也写成“华丽笼子里的残破金丝雀”,我我我我有在写的时候有考虑努力不把他变软变娘这件事然而并不知道实际上在读者眼里是不是还是显得女性化了一些……呜呜呜我要不要锁文……


另外就是觉得有什么缺点也请告诉我!以后会努力改进!以及想看什么感觉的双黑或者什么样的内容之类的!(虽然这不算点文因为我这个人实在太磨叽了码字慢而且忙整天被作业上课搞的头秃所以什么都不敢保证)

我的文字是空洞的,就像我这个人一样。不过是人云亦云的粗劣仿制品。

是个十五岁的短小摸鱼,关于中原中也曾经的中二时期(?)


中原中也在的中二时期甚至想过在ins上当个穿搭博主,进了黑手党,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大衣柜,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那一身骚包的潮流服饰尾巴都要翘上天了,原宿淘回来的衬衫上边印着什么中二值爆表的蛛网骷髅头,袖子中间还偏要断开一截用皮带连着,露出一截雪白的胳膊,假两件衬衫领外边被他系了条领带,黑色的布条中间别了个亮闪闪的金属爪子,他的手没有太宰治巧,对着镜子折腾了有二十分钟才让结的形状符合图片效果,他对着镜子换了几个角度,不规则下摆就连同着上边两三根金属链一起摆来摆去,叮叮当当,虽然当时那副样子要是拿给日后二十二岁的他看就跟对着升上高中的富樫勇...

人偶的眼泪里藏着星星

*幼儿园pa,幼宰x幼儿园老师chu

*一篇单纯的小甜饼,全程黏黏糊糊


隔壁床的孩子们都睡着了,太宰治还醒着,孤儿院的卧室早就熄了灯,提着手电筒来检查大家有没有在好好睡觉的阿姨刚走,他又从被子里坐起来,浓重的睡意弥漫在整个房间,他是唯一的绝缘体,尽管四周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他并非孤身一人置身这片黑暗,却依旧有一丝凉意窜上他的心尖,窗外天幕上的星光是缓解这份心情的唯一光源,可是今天白天在幼儿园的画册里了解到星星们的周围实际上也是无声而且寒冷的,热闹只是表面上的罢了。五岁的太宰治抱住腿,蜷起自己小小的身躯,不再看向窗外,额头抵上自己的膝盖。

拜托了,天快点亮起来吧,至少到了早上...

我终究是不会被看见的,不要再回到过去,最终的结果只会是再次失手让一整杯水洒进键盘,现在很好,每天都能见到,一个人待着很自由,键盘也修好了,水杯再也不会跟键盘放在同一张桌上,在角落里朝外看着,偶尔还会触发的一丝难过也只是在说着我还活着而已。所以我并不渴望爱情,反倒是避之不及,我看不懂那些幸福的表情究竟从何而来,也只会将其误解成负担罢了。

在十字架前向恶魔起誓吧

*是恶魔宰x神父chu,就是个脑洞段子

“那么,中也,告诉我吧,是就这么死去,还是活下来,把灵魂出卖给我这个恶魔?”暗夜笼罩下的教堂里只有烛火摇曳,成排的长凳上空无一人,年轻的神父捂着胸前的伤口倒在地面上,鲜血从他的五指间涌出,染红了掉落在一旁的圣经,黑发的恶魔俯下身跪在他身旁低语,毫不在意温热而黏稠的液体漫过他那精致而又诡谲的黑色翅膀,精神失常的罪人浑浊的双目中爬满血丝,银色的刀锋上却只映着与烛光融为一体的橘色——他察觉不到恶魔的存在,自然无法受到威慑,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恨,只想将这无法拯救他的神父置于死地,他不是受过专门训练的杀手,刚刚那一下捅偏了,但这一次,一定可以……他因为精神恍惚而步履...

请来腾讯找我玩!这儿372032310,over!

【无心】


“……所以,分手吧。”

“欸?”就像是觉得自己永远不会输的人输掉了球赛、看见与自己交往一年的前辈与别人亲热的女高中生,我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空气冻结了。


其实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就算不是中也也可以,谁都可以。

是的,谁都可以,就算不是中也。

我才是那个拎得清的人。

我的脑袋里有个不可思议的分区,关于恋爱。“表”是互相接触时感受到的温度、接吻、与爱意有关的话语、一起做的事情一起去的地方,比如去电影院约会,而“里”,大概就是名为爱的情感本身吧,但那只是我的猜测罢了,因为我从来没有拥有过那种东西,更不可能剖开别人的身体去求证,毕竟森先生解剖的那...

【双黑】伪装恋人(双结局)

*十六岁

*BGM《心做し》可以的话请看看歌词,特别是最后一句

*补充说明,双结局的区别大概是中也单箭头宰有没有变成双箭头


尽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中也的确是条好用的牧羊犬,但派他来指导我进行体术训练,绝对是比溺水后失去意识前的挣扎更可怕的折磨。

训练场顶上射灯的白光刺得我头晕目眩,为了模拟实战场景,地面还特地覆了坑坑洼洼的土层,因此我倒下的时候身上已经是汗水和尘土斑驳一片了,那可是新西装。

肋骨、胫骨、胸、腹、腰……这些平日里理所当然履行着各自的职责、平常到不会去注意的身体部位,正争先恐后地以疼痛向我强调它们的存在。

重拳、肘击、头槌……最后让我飞出几米远的是击中腹部的...

1 / 3